畢解文章: 市井觀天

相隔卅年,一同經歷/小姊妹

近日香城掀起波瀾壯闊的反抗極權運動,極權當權者無所不用其極大力鎮壓,社會瀰漫白色恐怖,氣氛悲傷。

小姊妹當然未能悻免,每週警察越趨濫暴消息不絕於耳,警察又在民居區域挑釁民眾,隨處放催淚彈、隨便打人,滋擾居民,令小姊妹日常外出上班都感到恐懼。因為不滿極權當權者強推惡法,又同情參與反惡法集會被襲被捕的民眾,小姊妹情緒日益低落,無心戀戰兼神不守舍,難以安心做事。

擬似擴散/陳榆

前禮拜三做化療,驗血話我癌指數升高至46。醫生叔叔話:「我好唔高興(見到呢個數字),不如你做次PET Scan。」當然係我俾錢,隔個星期二做完,星期三返去做化療兼睇報告,老婆二仔底死跟。

睇完片,又係嗰個醫生:「你個肚有粒2cm組織噃!」

釘子戶27號/陳榆

有來自英國的朋友問候,我才曉得自己很少在blog交待病情,可能是講得太多,以為已經交待了。我的手術報告上面寫的是“curative”,即以成功切除腫瘤來說,那是“治癒”性的手術。醫生說其實不用做化療也可,不過為了“心理因素”,即將來若果復發而後悔當年沒做化療的話,還是做做好D!

外母大人/陳榆

這裡有必要向一班後生講講我的外母大人。

誠如上文所述,外母大人在我出院回家後一直幫助我們,因為小弟實在禍不單行,連替我們工作了14年的菲傭也走了佬。外母大人今年76歲,她每天除洗衫、煮飯,還替我老婆改衫,因為我老婆話為了照顧我,褲頭也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