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高景雄

我的書架上放了一本名為《牧羊少年的世界地圖》的書,它是我某天從漂書攤中淘回來的,卻一直放在書架上。今天,我終於有時間翻開看看,一個又一個年青旅人的腳印走遍亞洲、中東、非洲、澳洲和歐美。他們不是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就是窮遊出走,真的是名乎其實的「牧羊少年」。

「工作與召命」:講者與執委後感/王偉德、Jane

2020年過了8個月,我們的生活和職場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透過市井查經及其他傾談,聆聽到有些工種變得非常忙碌及艱難;同時亦有些工種面臨失業危機甚至不幸地已經被裁。

我們都面對著工作上的「求生 Survival」, 能夠生存一天就一天已經好幸運 (這個我遲些再談) 。我想講今天談「召命」是不是已經變成一種信徒的奢侈品?

《馬德堡信條》對中層階級的信仰啟迪/張偉昌

胡志偉牧師在Facebook分享了一篇由網站Patheos.com發佈,Gene Veith所寫的文章“The Lutheran Way of Resistance & the American Revolution”,其中提到關於《馬德堡信條》(Magdeburg Confession)的內容,讓我們從這篇被遺忘了的信義宗改革運動文獻中得到啟迪,可以了解更多中層管理人員的職場召命,以及明白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指的「平庸之惡」。

留在有歸屬的家 /黎嘉晉

自從內地訂立《港區國安法》並實施後,很多人都在談移民。對於我這一輩八十後、剛有孩子的一代人,更是有多一重為孩子將來着想的考慮,也是十分理解的。有教會導師曾問道:「你一家有想過移民嗎?」我的回答至今仍是如此:「除了基於工作需要或讀書進修而要舉家遷離外,我們一家三口仍然會留在香港。我希望我的孩子仍可以做活在香港的香港人。」當然,我也會「戴頭盔」,在說話後加一個註腳:「除非環境壞到某一個地步。」究竟環境壞到哪一個地步,我才會考慮離開?我不知道,或者是,我是有點拒絕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