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與社會蔗民」:執委後感/Jane

王礽福社長在本次工作坊提到「職場和理非」,即是一班沉默的大多數,他們有口難言,主要是維持社會的運作,沒有出眾的形象,在媒體找不到他們。他們只有「小確幸」,沒有大幸福,難以看到自己工作的價值。資本主義社會競爭激烈,人們只能出眾或出局。媒體上經常出現的所謂尖子固然名成利就令人羨慕,然而「Slash」族的出現代表人們對成就有不一樣的看法。

《詞畢達意-忠誠》

最近不時聽到「忠誠」二字,忠誠必然有所對象,不論是忠誠勇毅、忠誠效忠等,很容易聯想到是政治上的忠誠,為在上位的服務。作為上主的跟隨者,身處一個紛亂的世界,我們要反覆思想終極效忠的對象是誰,尋問和辨清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和信念,亦察驗我們的信心,是否仍然相信上帝是掌權的那位。

「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約伯記2:9),這是約伯妻子在患難中向約伯發出的問題,也向在亂世中、掙扎中的我們發出提問。當現實步步進逼,告訴我們別無選擇,這道問題給我們稍停下來的空間,在險惡的時代尋求清心,以生命回應上主。

===========================
語言可以幫助我們明白這世界的意義;不過亦同時可成為被利用的工具。從這個月起, 我們將在全新系列《詞畢達意》定期邀請畢業生分享一些常被引用的詞彙 ,從信仰出發以另一向度反思其背後的意思, 嘗試還原詞語本來的深厚意義,讓語言繼續傳達我們所信的道(logos) 。

牧羊少年/高景雄

我的書架上放了一本名為《牧羊少年的世界地圖》的書,它是我某天從漂書攤中淘回來的,卻一直放在書架上。今天,我終於有時間翻開看看,一個又一個年青旅人的腳印走遍亞洲、中東、非洲、澳洲和歐美。他們不是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就是窮遊出走,真的是名乎其實的「牧羊少年」。

「工作與召命」:講者與執委後感/王偉德、Jane

2020年過了8個月,我們的生活和職場都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透過市井查經及其他傾談,聆聽到有些工種變得非常忙碌及艱難;同時亦有些工種面臨失業危機甚至不幸地已經被裁。

我們都面對著工作上的「求生 Survival」, 能夠生存一天就一天已經好幸運 (這個我遲些再談) 。我想講今天談「召命」是不是已經變成一種信徒的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