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解文章: 市井觀天

完美的喪禮/陳榆

自有病之後,我從來沒有去想:「why me?」「why not me?」等問題,人人必有一死,我不明白為甚麼古往今來那麼多人去問一個係人都會答的問題,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令我的喪禮變成笑禮。

我驚……/陳榆

各位,登登登登,我終於入院喇,國慶入院,2號做手術。 呢鋪寧舍刺激,因為要打開個肚先知發生乜事。“做唔做到?”“究竟真係有無擴散?”“個瘤有幾毒?”通通明天揭盎,都好刺激,由於手術需時,所以我叫老婆瞓醒先來睇我,無謂乾白等。 很多人都問我是否OK?

病房的48小時/陳榆

因劇痛我走進了醫院的急症室,醫生很快發現我的紀錄,就把我送進專科病房。住了兩天,最大發現就是我不是最慘的病人。例如:左上角的王大叔原來已經做過六次手術,今次膽管再發現腫瘤,難得他堅持不做手術之餘仍能笑看風雲。

右上角來自澳門的鄭伯自五月已經出入醫院,終於等到做手術,三位顧問醫生在開刀前開宗明義講風險極高,可能返唔出手術室。

離開病床後的兩個第一/陳榆

首先要感謝在手術室外陪太太的眾天使們,你們要曉得若醫生在過了兩小時就出來跟太太講:「對不起,沒甚麼可以做!」你們的存在對她是多麼寶貴。 結果,那自然,愈做愈長,太太的笑容也就愈來愈美麗:「即係有得做,切多D,切多D!」(對不起,這句對白是我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