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解文章: 所有文章

病毒與上帝— 也不停止作工/Kristine

有詩歌《雲上太陽》,以太陽隱喻上帝的存在與祂恆久的恩典。上帝既不會因人類一時感受不到就變成不存在,於是詩歌刻意不提「上帝」或「神」的名,意境也饒有趣味。這與聖經中「不提及上帝的名的書卷」《以斯帖記》也有雷同。

走進未知 – 當我走到無力繼續下去: 記加拿大creation care進退修之旅(一) / 林慧琪

由本土社會運動到全球疫病爆發,這段日子香港和香港人走在不容易的路上。 在徹底「今日唔知聽日事」的這刻,已離港2個月的我,正在一國際基督教環境保育組織A Rocha 的加拿大分部一間Environmental Centre自費食宿做義工。我不知道自己在這段日子的經歷、觀察與想法對香港這刻的狀況有多少意義,只是GCF作為自己信仰成長一個重要的群體,我想像此刻網絡上的分享,能讓自己與各位連結 – 在要求人與人必須保持距離的時刻,僅此而已。

疫情下經濟下滑仲講召命咁奢侈?/ 王偉德

面對疫情、面對全球的經濟下滑、甚至資產及股市蒸發, 還可以想像未來嗎? 仍然可以思考召命嗎?工作只是創世以來一種汗流浹背的咒詛?

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蔣文忠

今年農曆新年很難過,香港人既要面對因反修例運動引致的社會動盪,現在更要面對來勢洶洶的肺炎疫情,恐慌瞬間蔓延,市民擔心疫症在社區爆發。與此同時,醫護界發動罷工,要求政府在堵截疫症源頭及保障員工兩方面採取更有效的措施。

是次醫護罷工行動是前所未有的,相信對於以救人為己任的前線醫護,要在瘟疫中參與罷工,必然是極為困難的決定。社會各界對此亦抱持不同意見和立場,大家其中一個常用概念是「道德綁架」,就是站在道德高地或以道德的標準,來要求或左右別人的行為。從信仰的角度出發,我們又可以怎樣理解和判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