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死亡 才可以清醒地活著/ 陳文萱 Michelle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2017年的最後幾日,我的家人離世了。

雖然是意料中事,但哀傷始終難免。

收到死亡證的一刻,心裡不是味兒,死亡証提醒著我死亡的事實,以後就再也不會見到他了。

每個人都值得一個善終

2017的我經歷過生離死別,身邊的人相繼患上末期絕症。

真真實實的面對生死的問題,臨終的孤單和痛楚是那麼真實地從他們的眼神中流露出來。

有時候,我在想,我們可能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來臨前的日子。

人生的最後一里路,是依靠鼻喉胃喉,維生儀器?或是尊嚴死去?

維持了他的生命,到底是為了在世的人可以見到他,為在世的人不要感到內疚?還是真的為病者的好處?

看著他被綁住的雙手(為了避免他把令他痛苦的喉管拔掉),這個問題,我也不敢問。

我相信,每個人都值得一個善終。

未知生,焉知死 ? 未知死,焉知生 ?

死亡,是大部份華人都會避談的話題。也許,大家都覺得死亡是一個沈重又負面的話題。大家都不太想正面面對它。

然而,死亡確是真真實實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對人生有一個 philosophy , 我相信生命中遇見的每一個人,發生的每一件事,都不是無緣無故。我相信它們都為我帶來生命的功課,值得我深思,反省,從中學習。

Go deeper, not wider. Drill down and search for the values underneath.

然而,2017的我見證著死亡,見證著醫學上的無能為力。當死亡真真實實地呈現在我的眼前,發生在我的身邊,它的真實令我不能視而不見,更不能自欺。

當古人問孔子,人死後會如何。孔子回覆一句“未知生,焉知死”。這反映著孔子的生死觀,也許他迴避了死亡的議題,也許他想叫人更重視在世的日子。

但我個人更相信,未知死,焉知生。

死亡是沈重的,但它為我們的生命帶來莫大的意義。

當你懂得如何死亡,你便懂得如何活著。

生與死是兩個極端,看來沒有交集。從死看生,死亡只是人生旅程的終結。但人若能認識死亡的真義,更能活在當下,珍惜所擁有,或出更有意義的人生。

死亡的功課

對死者而言,死亡的功課可能是放下和道別。

人生中未完成的課堂太多,未了的心願,依舊破碎的關係,但在人生的最後一里路,死者都要放下這一切一切,向摯愛,向世界,向自己,向過去的人生好好地道別。不管過去活得多風光,多潦倒,在死亡面前,都要學習謙卑,放手,交給上帝。

對在生者而言,死亡的功課可能是謙卑。

需要明白死亡是一個奧祕,人所不能掌握,也看見自己生而為人的限制。更學習謙卑地傾聽,死亡告訴我們的訊息。面對生死,面對生命,我們是多麼的一無所知。

愛與痛與成長

在學習到痛苦帶給我們的教導之前,不要以捷徑的方式輕易拋開痛苦。

拒絕速效的解決方法,並且承認自己是初學者,還在成長的路上。

小孩子都迫切地想要長大,然而,生命中很多事情不能快,成長為其一。

雖然身為一個成年人,但不得不承認,在許多的事情上,我依然是個 Baby Learner.

生命是什麼?死亡是什麼?智慧是什麼?

學習肩擔起我的責任,艱苦也不可以馬虎。

死亡的意義

面對身邊人一個一個離去/potentially 離去,傷感之餘,我也不禁問自己一些問題。

到底死亡的意義是什麼?

如果死亡的意義是為了彰顯生命的價值,

今天的我已經活出我生命的意義了嗎?

還是,我也是營營役役,隨波逐流地過我的每一天?

我活著為何?

有時,我在想,耶穌和門徒也許也是自尋死路,但面對死亡,他們很勇敢。因為,他們看見比個人得失,個人受苦的背後,有更大的意義和目的。

他們的死亡,彰顯出生命的價值,更為人帶來了救恩。

而作為基督徒,更加可以講一句: Jesus conquered death.

今天,我活著,我的生命要彰顯出什麼?

回想著,也覺得慚愧,我是個不完美的人,一個普通人,一個充滿限制的普通人。

然而,我的生命縱然有許許多多的不圓滿,性格有種種的缺陷,常常”懶醒”,聖靈九果子可能也沒有結多少果。

上帝依然愛我,用我。我微小的生命依然可以有許許多多的不平凡。

以後的路,我要作怎樣的選擇?

面對死亡,不禁讓我思考何謂活著? 我該如何活著? 我在今後的日子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上帝,你為何創造我? 賦予我生命?

讓我存活於這地,經歷愛的甜蜜,愛的痛苦,經歷成功與失敗,經歷生老與病死。

讓我有能力夢想,有能力改變世界 (無論大小),也讓我在許多事情上無能為力……

人的一生,存活於世,為何?

最近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誕辰,他是一位我敬佩的屬靈長者,

他的一個夢想,改變了大中華的命運。

而他臨終的一句遺言,可能較少人所知道,

‘‘我是一個基督徒,受上帝之命,來與罪惡之魔宣戰,我死了,也要人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我本是基督徒,與魔鬼奮鬥四十餘年,爾等亦當如是奮鬥,更當信靠上帝’’ (孫中山)

上主,你讓我活著的意義為何?

縱然我仍未明白,但我會繼續尋找。

死亡的意義,也許是一個很難有答案的問題。但多謝死亡帶給我的思潮作動。

感謝愛我的上帝,今日的我,心仍在跳,還有呼吸,依然活著。

When there is life, there is hope.

photo credit: https://pixabay.com/zh/users/Reissaamme-7557097/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Leave a Reply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