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Open Doors德國分社CEO / 基督徒與雅茲迪難民的宗教迫害 /黎嘉晉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當手指放準在傷口之上,你會感到痛楚。」國際基督教組織「敞開的門」(Open Doors)德國分社總幹事洛迪(Markus Rode)對我說。敞開的門連同其他三個基督教組織去年進行的調查,觸碰難民之間融合的破口。據德國聯邦移民與難民局的數字,在二○一五年約四十四萬的庇護申請中,13.8%是基督徒,73.1%是穆斯林,4.2%是雅兹迪。調查發現,二○一六年二月至九月期間,德國難民收容所至少有七百四十三名基督徒及十名雅茲迪(Yazidis)難民遭到穆斯林難民襲擊。報告一出,境內外媒體報道,公眾關注提高,但同時間批評聲音也接踵而來。

「有(德國)大教會質疑報告可信性,指羅列的受襲難民都是匿名。當然有教會人士為受影響難民提供庇護。」為保護受影響難民,該組織承諾不具名報告,洛迪也拒絕傳媒索取個別難民姓名的要求。在倡護宗教自由的德國,境內基督徒難民受迫害的狀況卻被輕視、隱藏,或者因著政治利益而被誤用。例如去年五月,該組織有關基督徒難民在柏林地區難民營遭受宗教迫害的報告出爐後,就有輿論擔憂這將挑撥群眾對穆斯林的普遍猜疑。

誠然,輿論的警告必須認真處理,但若不仔細檢閱難民政策,融合就只成為虛有其表的政治正確。洛迪說,「融合」不能由少數宗教群體付出代價,輕視他們受到歧視,變相鼓勵犯罪者。「在德國,以為向所有人道明(遵守)德國法律是最重要,就已足夠──這卻是不足夠的。」受影響基督徒與雅茲迪難民要求與穆斯林難民分開住宿,當局縱然知悉訴求,大多認為分隔住宿有違「和平共存」準則。跟洛迪進行訪問期間,他多次表達對默克爾的失望:「不能因政治因素甚為重要,而令他們受苦。當你(默克爾)揚揚去到國外──那些沒有宗教自由的國家,為受逼迫者發聲,但你在自己的國家,卻不能不顧忌地說出來?」

洛迪說,在德國,保護境內基督徒難民免受宗教迫害,成為文化禁忌。對默克爾來說,更困在兩難之中:「若她承認有這問題,就會有人起來指斥說:『看!我早已說過了,容許他們(穆斯林難民)進入德國,定會造成危機。』這將是甚艱難的景況。」

在難民收容所,基督徒與雅茲迪教徒往往是少數。今次報告顯示針對少數宗教群體難民的襲擊屬全國性。洛迪說,目前數字僅是冰山一角,仍有大量未報告的案件。報告指出,逾半受影響難民表示遭到暴力襲擊,四成人曾受死亡威嚇,四十四人稱被性侵犯;絕大部份人面對數次迫害。令人驚訝的是,有在收容所工作的穆斯林保安、義工不單沒有制止,而且參與其中。

洛迪說,上述襲擊皆出於宗教動機。受影響基督徒難民大多數來自伊朗、敘利亞,其餘為阿富汗、伊拉克、厄立特里亞等,半數人在原居地國家或德國從伊斯蘭教改信基督教。改教者面對的威脅尤為嚴重,報告引述受影響難民的話:加害者稱依據《可蘭經》,改教是可受死刑的罪行。

有關叛教在伊斯蘭信仰是否屬死罪,存在爭論。可是一些伊斯蘭國家判處叛教者死刑,仍屢有發生。「敞開的門」認為,部份穆斯林難民所秉持的信念根植於原居國家,仍視皈依基督教為犯下重大罪行,基督徒難民與他們共處收容所,遂生衝突。他們即或向警方舉報,屬穆斯林的傳譯者或是淡化迫害,或是扭曲陳述內容,造成他們苦無出路,個別難民因此而有自殺傾向。

洛迪說:「有教會人士進入他們當中,邀請他們返教會。當他們說『好』,與此同時他們的景況將受到威脅,因為(收容所的)穆斯林見到他們叛教。」報告公佈至今數月,默克爾一直沒有作出回應。個別州份(例如黑森州)就提出預防措施,包括:傳譯者與保安員由不同宗教信仰者擔任、難民有直接渠道聯絡收容所管理者、提高所有工作人員及警方對於宗教襲擊的意識、教育難民有關宗教平等的概念等。

洛迪說,雖然他對默克爾失望,但不絕望。他渴望見到其他州份如黑森州一樣,具體訂立措施,保護少數宗教群體難民。德國從納粹歷史艱辛地走出來,對種族偏見尤為警惕,同一份警覺,也應進到所有群體之中。這,才是融合之本。(寄自法蘭克福)


Open Doors德國分社總幹事洛迪(Markus Rode)/ 黎嘉晉攝

〈原載於《時代論壇》國際版特稿,2017年3月23日,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www.christiantimes.org.hk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