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日戰爭」真是勝利?/黎嘉晉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今年是第三次中東戰爭五十週年。一九六七年六月的戰事僅持續六日,以色列擊潰了埃及、敘利亞、約旦三國軍隊,奪取了埃及的西奈半島和加沙走廊、約旦控制的西岸地區(包括東耶路撒冷)以及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以國國土立時增加三倍。不過,當以色列社會為「六日戰爭」的勝利而歡喜,四十三萬巴勒斯坦人頓時被迫流離失所。

五十年來,以巴衝突從未止息。以色列贏了戰役,卻沒有取得久安。以色列在一九八二年把西奈半島歸還埃及,換取埃及承認以色列。除西奈半島,以色列仍佔領該戰爭中奪取的領土。

阿拉伯半島電視台報道,居住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的三百萬巴勒斯坦人,長年面對以方任意拘捕、拆屋,並被掠奪土地。今年二月,以色列宣佈第四批殖民區擴建計劃,在西岸興建三千多棟猶太人房屋。至於加沙,以色列雖然在二○○五年撤出加沙,但仍以國家安全為封鎖通往加沙的海陸空通道,半島電視台形容,近二百萬巴勒斯坦人被圍困。

以色列頒佈眾多針對巴勒斯坦人的法律,剝削他們的政治參與權,獲取教育、國家預算資源、土地使用權,以至刑事訴訟程序的保障。有人權律師指出,在西岸佔領區,猶太殖民者與巴勒斯坦人干犯同樣罪行,卻有不同結果,前者由以色列文職法官調查與審理,後者就交由軍事法庭處置,面臨嚴酷的對待。

這場五十年前的戰爭,扭轉以色列在中東阿拉伯諸國的勢力平衡。英國《衛報》駐耶路撒冷記者Peter Beaumont近日在一篇評論中說:對以色到民族主義者,「六日戰爭」是解放的標記,開啟了在佔領地設猶太人定居點,並在耶路撒冷城宣佈主權──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話,它是「以色列史上最偉大的勝利之一」;可是對巴人而言,它代表軍事佔領的開始,半世紀的現實說明以政治解決以巴衝突的「兩國方案」仍遙不可及。

這兩年來,筆者在歐洲遇上的猶太或巴勒斯坦人,但凡談到以巴未來,無不寄望和平的出現。走在波蘭二戰的遺址(昔日猶太人居住區與集中營),我切實感到種族滅絕的可怕──將猶太人分別出來,貼上族裔印記,一步步摧毀他們生存意識的方法,讓我無法想下去。令我苦忖的,是今天以色列民族主義者何以以種族隔離的方式對待巴人?昔日是受害者,何以今日轉為壓迫巴人的一方?面對以色列的今昔,我不能不詰問:以色列啊,你一國的正義建立在哪裡?你,走在哪一方?

攝於尼波山(Mount Nebo),2015。 舊紉時代,摩西臨終前登上尼波山,耶和華把應許之地指給他看。

〈原載於《時代論壇》「全球視野」,2017年7月9日,已獲《時代論壇》授權轉載,網址:www.christiantimes.org.hk

FacebookTwitterGoogle+Share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otal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