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好關係源自真正的尊重(提前五1-六2;多二1-10)

small icon 5

 

 

提摩太前書四章6至16節全是保羅給提摩太的明確指示。基督徒員工要謹記一件事,操練敬虔對專業發展十分重要(提前四8)。然而我們要迅速進入下一個段落——提摩太前書五章1節至六章2節。這段經文也與提多書二章1至10節相似。我們身為教會中的一員,不應剝削教會內其他人(提前五16,六2),反而要更努力工作,祝福其他人。這項原則也適用於工作上。

與神同工,管理世界

small icon 1

 

 

[畢氏故事]以專訪或投稿形式,讓基督徒畢業生講述自己的職場故事。

與神同工,管理世界

現為FES大專部同工的盧家輝(Fox),畢業後做過幾份工作。當過十年衛生督察的他,嘗過職場常見的掙扎,其後一些獨特的經歷,讓他肯定神對他的呼召。

神的創造都是好的(提前四1-5)

small icon 5

 

 

提摩太前書肯定了「神整理現實秩序的方式」,而神所定的這種秩序暗示基督徒在家庭、教會和(由經文引伸推論出)基督徒在職場上的行為舉止。神創造秩序最明確的陳述記在提摩太前書四章1至5節。

出埃及記(五):另一個法老/李均熊

small icon 2

 

 

埃及王法老——我們如何理解出埃及記中這個角色呢?

出埃及記中有兩個法老:第一個法老下令要奴役以色列人,之後更要殺害他們的男嬰。很多時我們會以為他這樣做是要減少以色列人的數目,但若思考一下法老的「巧計」(一10),這些行動其實對一個民族的人口並沒有太大影響。

[畢基活動]GCF Reconnection Luncheon & AGM後感/武文鋒

回顧是次2014 GCF會員大會暨Reconnection Luncheon,由於身為執委的關係,對於GCF過往一年的事工及財政狀況基本上都了解透徹,因此對會員大會的主要內容並不想有太多落墨,反倒想分享一下Reconnection時段同與我同枱吃飯的各人與我如何相遇上。

誠信與人際關係能力是領袖最重要的特質(提前三1-13;多一5-9)

small icon 5

 

 

提摩太前書三章1至13節是大家認識的經文,其平行經文是提多書一章5至9節。提摩太前書三章1至7節和提多書一章5至9節,談到做長老和監督的資格,[1] 而提摩太前書三章8至13節則提出做執事,包括女執事的資格。經文列出了種種資格,共通點似乎都是道德誠信和良好的人際關係。

每週經課(十):提後二9/蔣文忠

small icon 2

 

 

「我為這福音受苦難,甚至被捆綁,像犯人一樣。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所以我為選民凡事忍耐,叫他們也可以得著那在基督耶穌裡的救恩和永遠的榮耀。」
(提後二9)

作為聖道的僕人,使徒早已知道生命不由自主,從此進入奉差派作工的生涯。生命的自由不再以實現個人的喜好或理想來衡量,卻是以顯明基督是生命之主為依歸。這樣,福音賜人真自由,並使人可以放下對自我滿足的追求,將生命的目標放置於自身以外的上主的國度裡。

每週經課(九):太九37-38/蔣文忠

small icon 2

 

 

「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
(太九37-38)

這是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履行祂的職事後,向門徒說的一句話。當時,祂遇到一群一群的人,生活困苦無助,像羊群沒有牧人一樣(太九36),生命失去了重心和方向。看到他們這樣的光景,耶穌動了憐憫之心,不願意失落他們任何一個。可見,「教訓」、「宣講」和「醫治」這三重職事(太九35),都不是追求所謂的事工效率或成果,而是真實地觸摸生命的深層需要,並且對生命帶著憐愛和盼望。

[畢基回顧.文章重溫]走訪陳惠嫦女士

(節錄自《成人@召命1957-2007》畢基50周年金禧紀念特刊)

陳惠嫦(人稱「亞橙」),可以說是一個完完全全的畢基人。為甚麼這樣說呢?首先,她曾經在77-82年間做過FES的大專部同工,並於任職期間和斗叔(錢北斗)一起協助畢基的事工。94年,她重回FES的大家庭,並且成為首一位專責畢基事工的同工。她雖然因為嫁人而暫別畢基,卻又很快地再以執委身分協助畢基的發展。故此,說她是個完完全全的畢基人也不為過,也因為這背景,她是一個埋身接觸和見証畢基多年來發展的人。

[畢基回顧.文章重溫]走訪宗煥群女士

(節錄自《成人@召命1957-2007》畢基50周年金禧紀念特刊)

八十年代初,中英就香港前途作出談判,整個香港被前途問題困擾著,宗煥群就是在這個階段裡參與GCF的。那時的GCF,有冬令會、會員大會、論壇等,冬令會是大家都很珍惜的團契機會,會員大會卻隨時因人數不足而流會,針對當時的熱門議題而出的論壇呢?出席人數卻比會員大會多。作為當時的見証人,她這樣形容當時的GCF:「當時GCF的人,非常著緊社會上的hot issue。我們很想聯合起來做一些movement,希望對社會有一點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