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解文章: 市井觀天

擬似擴散/陳榆

前禮拜三做化療,驗血話我癌指數升高至46。醫生叔叔話:「我好唔高興(見到呢個數字),不如你做次PET Scan。」當然係我俾錢,隔個星期二做完,星期三返去做化療兼睇報告,老婆二仔底死跟。

睇完片,又係嗰個醫生:「你個肚有粒2cm組織噃!」

釘子戶27號/陳榆

有來自英國的朋友問候,我才曉得自己很少在blog交待病情,可能是講得太多,以為已經交待了。我的手術報告上面寫的是“curative”,即以成功切除腫瘤來說,那是“治癒”性的手術。醫生說其實不用做化療也可,不過為了“心理因素”,即將來若果復發而後悔當年沒做化療的話,還是做做好D!

外母大人/陳榆

這裡有必要向一班後生講講我的外母大人。

誠如上文所述,外母大人在我出院回家後一直幫助我們,因為小弟實在禍不單行,連替我們工作了14年的菲傭也走了佬。外母大人今年76歲,她每天除洗衫、煮飯,還替我老婆改衫,因為我老婆話為了照顧我,褲頭也鬆了。

我變、變、變/陳榆

13/10出院至今想起最多的人是亡母。媽媽是癌症過世的,由發現到去世短短不到一年,到她由美國回港,接受化療開始,我發現她在我記憶中的故影是何等的少,原來那段時間,我是從沒有放假陪過媽媽,直到她住進善終醫院,見她的日子原來也是屈指可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