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卅年,一同經歷/小姊妹

Share

近日香城掀起波瀾壯闊的反抗極權運動,極權當權者無所不用其極大力鎮壓,社會瀰漫白色恐怖,氣氛悲傷。

小姊妹當然未能悻免,每週警察越趨濫暴消息不絕於耳,警察又在民居區域挑釁民眾,隨處放催淚彈、隨便打人,滋擾居民,令小姊妹日常外出上班都感到恐懼。因為不滿極權當權者強推惡法,又同情參與反惡法集會被襲被捕的民眾,小姊妹情緒日益低落,無心戀戰兼神不守舍,難以安心做事。

又到了日常聯絡病人詢問近況的日子,小姊妹如常開始聯絡他們。

「喂,請問有空可以談幾句嗎?」

「我在醫院,在化療室正準備打針,妳可以直接來找我。」

小姊妹於是應約前往化療室。

循例按跟進問卷一題一題的詢問,嘗試找出病人近日可有情緒低落的跡象,然而口罩卻掩不住小姊妹的低落。

「可有因近日的社會狀況感到鬱悶嗎?」

「有。但也不是第一次了。1989年時也經歷過。」

這名病人記性很好,居然記得數月前首次會面傾談過的內容,還主動問起小姊妹那次入住靜修中心的經歷。

於是小姊妹娓娓道出在靜修中心因收到暴力鎮壓新聞,按捺不住為香城飲泣的經歷。

接著病人竟然道出相隔30年前幾近一致的經歷 : 她熱心社會,曾為天安門學運奔走籌款,誰知1989年6月她在靜修中心時在手提收音機中得知天安門學運遭到暴力血腥鎮壓,多人傷亡,她就在靜修中心飲泣不止。

「小姑娘,極權的殘酷,我不是不知道。六四之後,香城也不是同樣瀰漫著哀傷與恐怖? 然而暫時未能移民遠走,總要生活下去,不要被無力感與恐懼支配。」

原來她是經驗豐富的退休教師,擅長與年輕一輩相處,她見小姊妹樣貌年輕,勸勉小姊妹如同勸勉自己的學生。

 

她分享面對暴政極權的經驗。

「小姑娘,想像出來的恐懼最為可怕。只有正面面對恐懼,不要胡思亂想,不要失去盼望,方能勝過。當然,有危險的地方不要去了,恐怕受傷。」她勸勉如常生活、好好用餐照顧自己。

將殘的身軀並沒有磨去她對社會的熱心。

這退休教師其實一無所懼,比大部分人更有勇氣,面對生命中一切的可怕事情,由極權恐怖到擴散的癌症,她都迎難而上,還帶上這副殘破患病的身軀到集會熱點「煲底」參加集會,更告訴我見過那天決定衝入立會的集會者何等堅決的眼神,著實永世難忘。

 

「新聞報導、直播稍為看一看,知道一下狀況就好。多看只帶來情緒困擾,與其如此,應多閱讀。從書中學會暴政極權的陰謀,方能保護自己免落入其陷阱。極權暴政就是要人恐懼而自己放棄,這樣極權就能控制人。」

小姊妹告訴她有看書,正在看一本名為《暴政》的書,書中分析了大量納粹暴政用過的陰謀,竟與今日無出其右。歷史總是這樣重重覆覆。小姊妹答應她會用心閱讀並實踐書上的教導。

「小姑娘,看到濫暴場面是不是很糾結?」

小姊妹連連點頭。

「如果感到很憤怒又很壓抑,適量以粗鄙語言咒詛那些極權暴政罷 ! 他們如此惡行,誰看了都不安,不用這些粗鄙言詞,實在太壓抑。適量使用宣洩一下,心裡反而沒那些糾結。從前我執教鞭,管教學生不准如此說已成習慣,但是這些時刻連我也難以忍耐,因此別太介懷。」

 

本來應該來關顧病人的小姊妹,竟成了獲得關顧者。退休教師取過問卷,很快填了給小姊妹交差,然後握著小姊妹的手,邀請一起禱告。退休教師是天主教徒,告訴小姊妹當天感到天主給她一個任務,認為接到小姊妹的來電並非偶然,與小姊妹會面後,更確定天主正是呼召她勸勉小姊妹。

小姊妹於是與退休教師一起默禱,然後一起誦《主禱文》。這篇耶穌基督親自教的祈禱文,多年來誦讀無數次,然而沒有一次感到如此貼身,一面誦讀,兩行眼淚。

 

道別的時候,退休教師不改關懷年輕小輩的作風,囑小姊妹安心去吃飯,照顧好自己。

「小姑娘,妳甚麼名字?」小姊妹揚一揚自己的職員證。

「不是啦,平時其他人稱妳甚麼名字?」

「小姊妹。」

「好,我以後就如此稱呼妳。」

一改平時其他病人稱為「姑娘」的習慣,退休教師像呼喚學生一樣稱呼小姊妹的名字。棄職銜改直呼名字,代表連結。

這麼一次偶遇,兩個萍水相逢的人,一同體驗相隔30年幾近一致的經歷。退休教師更明言是感到天主的呼召,當天要服事一人,原來正是勸勉小姊妹這枚小輩。1989年與2019年,相隔30年,兩人幾近相同的經歷,萍水相逢卻何等巧合,令小姊妹深信退休教師正是上主派來的傳達勸勉信息的使者。比小姊妹大幾十年的退休教師,身體雖然患病軟弱,竟然帶來如此有力的勸勉,令頹喪的小姊妹離開恐懼,振奮精神在動盪的香城生活、服務市民,見證上主的榮光。

 

 

作者簡介:

栽了入理科的文人

醫療與衛生是職業

崇拜與聖樂是事業

營養與美食是副業

環保與減廢是大業

 

 

Share
total views